03/04/2013

0 Comments

 
刚下飞机的那天就被直接带去了病房,因为奶奶的手术。
因为一直生活在不同的城市,一直以来对这个并不是很亲的奶奶没什么过多的感情。前一天没睡,飞机旅行一路的疲劳,加上姨妈突袭【。在医院走廊冰凉的座椅又等了一下午的我没有在担心什么,只有满腹的不情愿。

等到傍晚终于结束了手术,我随着亲戚们一起涌上前去,看到躺在推车上被推出来的那个老人时心脏咚咚的跳。瘦到皮包骨,因为麻药而神志不清,赤裸着胸膛,就像人偶一样被护士们摆布着。那一刻什么疲劳和抱怨都没有了,酸楚到想要落泪,不是对奶奶的心痛,而是对生命脆弱的恐惧。
那个平日盛气凌人的老太太,竟会沦落至此。

虽然医生说手术很成功,我却是第一次感觉到离死亡这么近。病房里姑姑叔叔难得齐聚一堂,压抑的气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我悄悄的退到走廊里去,看着北京的大雾感觉未来一片混沌。因为现在还年轻并没有认真的思考过死亡。原来无论再耀眼的生命,注定都会有一天油尽灯枯,被人们看尽丑陋又羞耻的样子。而我害怕那一天的到来。
奶奶的病是从去年夏天开始的,是癌症。当时手术后,用了最贵的进口药,特意跑到外地去做什么中西结合的治疗,折腾到现在还是又出了问题。
而这次出院后,奶奶又恢复了平日的倔强, 不肯再化疗。
我想化疗是真的很难受吧,已经不愿意再那样活下去了吧。
最近在网上看到求卖肾为得癌症的母亲治病的消息,如果那位母亲知道儿子为了自己做这样的举动,想必是定不会愿意背负着这样的代价活下去吧。

记得以前看过的某部电影里有这样一段情景,一位特工在执行任务时他的搭档被敌人的陷阱困住了已经无法逃脱 ,如果放任下去肯定会被敌人抓走,他应该当机立断杀了搭档,但是他最终没忍心扣动扳机。后来他听说那位搭档被敌人抓去做了俘虏,被凶残的刑法折磨了好几个月,最终惨死。这位特工后悔不已,如果当初他干脆的杀了他,他就不必忍受那些生死皆不能的痛苦了。
如果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死,就应该当机立断才是真的对他好。

不知道这种情景用到人生里合不合适,但我是这么想的。
上次的化疗用了副作用最小的药,奶奶甚至没掉头发,可她还是觉得无法忍受了。
每天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和刺眼的白墙壁,被护士冰凉的手指随意的扒掉衣服插管子。如果是我也会无法忍受吧。
如果是注定的结局让她在家里安定的度过不好吗?
不是病人不能真切的理解有多痛苦,因为自己的不舍得自以为对病人是好的,其实也许她真的很累了。

但是这样的想法我恐怕不会对家人说的,爸说还要再去劝一劝,不知结果会如何。三月我就要飞回圣彼得堡了,也许...明年就见不到了。
不想在异国他乡听到失去一位亲人这样的噩耗,无论如何希望奶奶能健康起来吧!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