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末写的一篇悬疑短篇
好像是当时看了黑天鹅感触颇深脑洞出来的^ ^
Part1



我所实习的舞团,是小城最出名的舞团。大概是因为太出名而孤僻的远离了城市。小楼是18世纪保留下来的,古老的哥特式建筑风格。整所学校四面围湖,远远看去小楼折射成了两个。团里的学生们都坚信一个传说,在湖中的“小楼”里,有着另一所学校,那儿的学生们是仙女化身的天鹅。那儿与世隔绝,是一个美好神圣的仙境,一个学生们的理想。


“真是了不得,如果是理想化的圣地,当然是要用尽赞美之词的。要我说,最理想的地方就是有罗杰在的地方……”


唐秀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。她从不愿意安静地听人把话讲完,当然她自顾自的说着也并不在意是否有人在听。


这是我来到团里的第二个月,而且就像一个月前我和唐秀目瞪口呆的站在教授面前时一样,我们深深的为一个舞团幕后的黑暗和那些“潜规则”所打败,并且迅速的被同化着。唐秀当然不在意这些,而对于我,一向愤世嫉俗的我,那个所谓理想中的学院,一直在我心中揪紧一席之地,成了我所有梦想的依托。


不管传言怎么说,我一直相信那儿是真的存在。



路过门口时看见下一档芭蕾舞剧的出场名单,女主角被替换了,是黄议萱。我想起了昨晚传出的谣言,说昨晚凌晨看见黄议萱在主教宿舍楼下匆忙跑过,看来是真的了。


我叹了口气,身边的唐秀在骂着什么,我没有听清。大脑的混沌模糊了我的视线,这黑暗来得和平日并无二异。我想,又是平凡的一天。


直到走进了主楼我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,学生们脸上有着异样的神情,有恐惧,有兴奋,还有幸灾乐祸的麻木。我好奇的看着他们。这是唐秀在我身边一声惊呼,



黄议萱死了。

Part2



黄议萱是摔死的,就在舞房的后面,血溅得到处都是。早晨被清洁员发现时,血已经凝固成了黑色。


一个优秀的,容貌美丽的年轻舞者,并且将要出演下一场舞剧的女主角。这样的黄议萱是绝不可能自杀的。大家都在议论着,但并没有人为死者感到惋惜



唐秀眯起眼睛,看着大厅的玻璃窗外,刺眼的晨光照得玻璃上树影婆娑。她低低的骂着,狐狸精。


我听得出她声音里的快意。




我在这所学校里没有更多的朋友,准确的说是没有更多的人际交往。唐秀不喜欢我和别人交往,纵使她有自己的交友圈,有自己的男朋友。她却一直束缚着我。可即使是这样一个娇惯任性的大小姐,我心甘情愿满足她的任何要求。一直以来我只愿意和她在一起。



我爱着唐秀。


舞团的团长是我的远房亲戚,我费尽心思托关系来到这里,便是为了唐秀。而唐秀来这里,全是为了她男朋友罗杰,和狐狸精黄议萱。


黄议萱是个美女,并且她时刻不忘记这一点。她把这份天生的狐狸般的狡黠和容貌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就例如勾引舞团管理罗杰。他们的暧昧沸沸扬扬的传了大半个省,终于传到了唐秀耳朵里。



而在唐秀来这里不到两个月时间里,黄议萱死了,而且极有可能是他杀。


如果不能够破案,唐秀便是第一嫌疑人。我担心的望向她,发现她并没有任何担忧的表现,眉宇间流连着喜悦,我想她真是迫不及待去亲热她的男友。



一整天过得风平浪静,舞蹈课上主教向我投来暧昧的目光。黄议萱昨晚不是从他那儿离开的么?也许是他做了什么吧。又或许谣言也只是谣言罢了。我不愿再多想,毕竟这和我无关。


我厌恶的看了教练一眼,以一个完美的转身结束。唐秀曾说过我跳舞的时候是做美丽的时候,就像一只旋转着的白天鹅。于是我的芭蕾舞跳得无可挑剔,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。我一直拼命的练习,为了她的一句话。




警察来学校做了调查,果然凶手的作案手法非常精密,没留下什么明显的证据,甚至指纹都被擦去了。有几个学生被叫去做了笔录,没有人怀疑到我和唐秀,当然我们什么也没干。


到了傍晚,除了有几个警察留下调查,没有人再谈论起早上的凶杀,更多的同学们甚至神采飞扬的猜测着空出来的女主演会不会是自己,我想她们一定也盘算着晚上到哪个教练那儿去。


在昨天还是学校八卦热点的美女黄议萱,就好像自此蒸发了般,又好像从未存在过,被所有人遗忘了。


我悄悄在胸前划了十字,愿死者安息吧。


 Part3


我和唐秀一起回到宿舍楼,唐秀今天显得特别高兴,一路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,我能理解她。


回寝室的时候已经快熄灯了。因为唐秀的异常兴奋拉下我在半路赏月,耽误了不少时间。唐秀说她困了先睡了,于是我独自匆匆忙忙冲向水房。


简单洗过脸,我站在水池前刷牙。镜子里小小的盥洗室安静无比,耳边没了充斥一天的嘈杂声,我顿时放松下来,突然眼前一黑。


这是从小落下的毛病,也许是大脑供血不足,偶尔会模糊了视线。不过我很享受这份黑暗里小小的宁静,我闭上眼等待着。


等到视网膜感觉到了漏进的光线,我睁开眼,仍然万籁俱寂的盥洗室。我满意的刷完牙准备回寝室。


转身的时候,余光瞥向镜子,想最后看一眼这份宁静。可是瞬间一切都被打破了,无尽的黑暗犹如鬼魅,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

镜子里的我,并没有像我一样转过身。她怔怔的看着房间的某处,眼睛里是死亡般的黑暗。


我觉得我会尖叫,但是没有。迟疑了一下,我屏住呼吸仔细的看向镜子。这分明就是我嘛,不算漂亮但也还秀气,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,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


我又过转身,回头,余光。没有任何异常。




走出水房宿舍已经熄灯了,漆黑的走廊和刚才的幻觉让我浑身不舒服。我一路小跑着,后来大步大步的跑向寝室,想赶快回到唐秀那儿。能让我松一口气的就只有她。


可是回到寝室,我的心又再次揪紧了。


月光从窗口照进来,把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映得惨白。衣服堆在角落里,一张桌子,双层床上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,一切如常。


只是唐秀不见了。


 
Part4


我不知道她是来过又走了还是根本没回来。我想她一定是去找罗杰了。


唐秀不辞而别让我很生气,我躺在床上诅咒这个没良心的,心里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我听着心脏一下一下的撞击声,一夜过的浑浑噩噩。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第二天早上是电话铃声把我叫醒的,事实上我才刚睡着。我很不情愿的拿起电话,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
“喂。”


“唐秀在哪儿?”是罗杰。


“她没在你那儿?她…昨晚没回来。”


电话那端沉默了,我的心一下凉了大半。


“唐秀她,怎么了?”


“你快点来学校吧!学校出事了,韩笑死了。”说完他就挂了电话。



我急忙开始换衣服,心里的预感越来越强烈。唐秀昨晚去哪儿了?除了罗杰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让她不辞而别。韩笑又是谁?我甚至从未听说过这个人,她和唐秀又有什么关系?


登上鞋子我便向学校冲去,半路上撞到了主教,我没停下来。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刻不容缓。我感觉到后背强烈的视线,我想教练一定是盯着我的后背,或者飞扬着的裙子下摆。我搞不懂他为什么对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女生感兴趣,但这让我非常恶心。



没到校门口,远远看见罗杰急红了眼,在和一群学生们争执着什么。再走近些,看到一个很胖的女生手脚并用的对警察说着


“这是真的!!韩笑大姐那天叫上我们几个姐妹,跟着黄议萱一起,去教训那个唐秀。,她呀,勾引我们黄议萱大姐看上的人,竟然还死不要脸的反来羞辱我们议萱大姐。后来我们把准备的沙子脏水倒了她一身,那天她灰头土脸的,还瞪着我们。真是不像话!那眼神哟,恶毒的能把一大老爷们吓尿床了!”


胖女生涨红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
“我看啊,她是咽不下这口气,于是计划谋杀黄议萱和韩笑大姐,一定是她!现在她失踪了就是最好的证据,她藏起来了!她还想杀我们!!…”


一瞬间悲伤和愤怒一下下撞击着我的心脏,倒流的血液冲上头顶差点没让我眩晕起来。唐秀她被人欺辱了,被人头头是道的指责,她受了不该收的委屈,现在竟然还被说成是杀人凶手!!


我几步冲上前去,恶狠狠地扇了胖女生一个耳光,不由自主的。


胖女生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,她夸张的尖叫着。可是我什么都听不到,我以为我了解唐秀的一切,可其实这一切就像是冰山的一角,当大浪打来,毫无还手之力的,这仅有的了解也被推向水平线那端,消失不见了。



胖子的尖叫让操场上瞬间安静下来。罗杰向我跑来,我突然觉得,也许他的心情也和我一样。远远的,我们面面相觑。



内心只剩下一片汪洋大海,


万籁俱寂。


 
Part5


我和罗杰在警察局等候着,罗杰的解释并没能让警察们心软,反而更被认定了犯罪动机。唐秀成了不可争议的杀人凶手,而且一直没有人找到她。张警官开完会出来了,罗杰还在大声为唐秀辩护者。我看了眼表,已经八点了。


“对于你们的朋友,我很抱歉。虽然我也很愿意相信你们所说的,我知道她也是受害者,但恐怕 找到她以后,等待她的十有八九是死刑。”



“放屁!你们这群不办实事的势利眼!不是唐秀干的,根本不可能是她!你说呀!想要多少钱,我给你们!你们放过唐秀!你们他妈的放过唐秀!!”


罗杰作势冲上去打张警官,我赶忙拉住他,挣扎的时候他扭过头,我看见他的眼眶湿湿的。心里一阵难过,差点让我觉得唐秀其实已经死了。



晚上回到寝室我躺在床上,望着上方的床板,末尾处还挂着唐秀新洗的袜子。好像唐秀就躺在那上面,会突然探出头来叫我。我哽咽了一声,忽然觉得,唐秀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。就算再见面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处决,她真的再也回不来了。


我又想起昨晚在盥洗室看到的幻象,镜子里的我也许就正凝望着唐秀。用那双属于我的眼睛,深深地看着唐秀,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死亡。




视线熟悉的模糊起来,我在黑暗中闭上双眼,把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渊。


 
Part6


又过了一天,依然没有唐秀的消息。我甚至开始幻想,也许唐秀已经飞到了远方,远到没有人能宣判她的生死。她在我望不见的远方幸福的生活着,成家,生子,在偶尔会想起远方的我。我多希望这样,甚至融入到这份美好里,觉得她真的像我想的一样,飞向了幸福。



但我的幻想在第三天的早晨被打碎了。他们找到唐秀了,当然他们也不能再气宇宣扬的宣判她的死刑了,因为她已经死了。


唐秀的尸体是在昨晚被清洁车捞上来的。听说早在韩笑出事前就已经死了,在湖底的泥里翻滚,被湖水冲得远远的。四肢已经被泡得肿胀起来,紫青色的脸庞里表情骇人的扭曲着,像是见到了最恐怖的东西,眼睛张得快要凸出来。头发里缠绕着水草和淤泥,散发着作呕的味道,让人全然想象不出她生前美丽骄傲的样子。



我没有哭,就好像早在她没回来的那个夜晚我就知道她已经死了一样;忽然又觉得,这才不是唐秀,我的唐秀早就飞向了远方,正幸福的生活着。



“你们都说她杀了人,都希望她死,现在她真的死了,你们高兴了?”罗杰推开警察冲到唐秀旁边,声嘶力竭的冲围观人群喊着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角滚出来,落在唐秀肿胀发紫的脚边。


我垂下头,不忍心再去看眼前狼狈的唐秀。罗杰想去握一握唐秀的手,最终又犹豫着缩了回去。他脸上的泪水像是蔓延到我心里,一滴一滴沉淀出酸楚的气泡。



唐秀究竟做了什么?


我麻木的想着,同时又坚定了早在心中立下的誓言。



我忍下心痛告诫自己,


绝不能饶了伤害唐秀的人!


 
Part7


唐秀死后我便没再回过寝室,那儿随处可见唐秀的影子让我不能自拔。剧烈的心痛催促着我,不停的四处搜查犯人留下的痕迹。罗杰说得对,那帮警察什么用也没有,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,事情毫无进展。



今夜我又在学校湖边四处游荡,拼命寻找一些蛛丝马迹。自黄议萱第一个死去以后,过去快半个月了,学校到处被整理得干干净净。一周前那些骇人的血迹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,没有人再死去,学生们也大都恢复了以往的谈笑风生。新的舞剧女主角是一个长相甜美乖巧的女孩,大家都在谈论她其实是某夜总会的头号坐台小姐。一切如常,只是罗杰离开了,而没有人在意一个小小管理的去向。事实上对他们来说罗杰也仅仅是一个管理罢了,旧的走了还会有新的。



这一次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,我垂头丧气。正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,乎然瞥见湖中央竟然放起光芒来。



我快步走向湖边,低头的时候我大吃一惊。


湖水倒映着的并不是我的影子。波澜不惊的水里,静静地倒映着一只乌黑的天鹅。羽毛在月光下黑得发亮,眼睛像两颗邪恶的黑珍珠,吸引着我挪不开视线。纤细的羽毛伸展开来,像极了盛放在黑夜里的一朵玻璃花。每一根羽毛都像一件工艺品般闪闪发光,带着极致诱惑的味道。


我伸出手,那翅膀也向我伸来。我着迷的看着它,像黑洞般,把我拉进漆黑的湖里。



湖水打湿了我的头发,一缕缕随着水波在我脸上颤动。我的心脏跳得急促,但我并不害怕。这儿也许有我想知道的答案,又或者,就这样死去也好吧。我这样想着,又是一片黑暗。


等到眼里漏进光亮的时候,我发现我就站在学校的湖边,是白天。一切难道都只是一个梦罢了?


刚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又回到了最初。


我一直恍惚着,走向舞房。失望,难过将我的神志冲得七零八落。



回到舞房的时候,大家正在排练。放的是天鹅湖中段的曲子,正像一个月前的每一个午后。学生们麻木的重复着动作,他们的脸上没有表情,甚至相貌都变得一摸一样。教练仍然冲我暧昧的笑着,而我都没空去理会他们。


我只是站在那儿,隔着人群,我深深的凝望着,似乎一眨眼她就会从我面前逃走了。是什么?又是幻觉吗。。


不,不是!


她眉眼里透着笑意,欢快得转着圈。纤细的四肢柔柔的挥舞着,美丽又骄傲。


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内心波涛汹涌。我想呼唤,而声线挤在喉咙里变得哽塞。我沉重的呼吸着,在内心一遍又一遍大声呼唤。




唐秀。




一口水呛进喉咙里,腥臭的泥土味儿让我猛然清醒,我还在下沉。视线变得模糊起来,唐秀的笑容荡涤着,渐渐远去了。刚才的一切好像一场幻觉,但不知为何,我非常的肯定,就在刚才,唐秀就站在我眼前,那是活生生的唐秀。




忽然失去了意识。


 
Part8
5/25/2013

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看到我最不想看到的人,是教练。他好像突然敲开了我的记忆,这几天我忙着为唐秀寻找证据,却忘了和最先死去的黄议萱有着极大的关系的教授。
“你杀了唐秀。” 不是疑问,是陈述。一开口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把我自己吓了一跳。

教授的眼神扑朔迷离。

我忽然紧张起来,说起来关于教授的种种也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,而那所谓暧昧的小动作说不准只是我的自作多情,毕竟我是这样平凡的一个人。我竟然这么随便的冒犯一个陌生人,我心里一凉。

这时候教练不紧不慢的开口了“我来告诉你吧,你想知道的。”


我错愕的抬头,清晰的看见他的眼睛。茶色的瞳仁里满是雾气,我深深的凝望,觉得对这双眼睛再熟悉不过,可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谈话。
我困惑着,这几天以来太多的压力,不可思议和怎么也解不开的谜团让我差点不争气的流下泪来,想在心里挖掘点快乐的事来想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
“我想你一定听说过那个学校的传说吧,关于天鹅湖。”我一愣,当然!才不是什么传说,那儿可是我所有梦想的开始和寄托。
然而教授便沉默了,他的话让我终于想起了遗忘多时的梦想,我沉沉的胡思乱想起来。许久,教授才又开口。



“如果我说,我们现在所在的,就是那个“理想中的”学院呢?”
正滚烫的跳动着的心像是极寒的冰水蔓延来来,有什么哗啦哗啦碎裂的声音。
我死死的盯着教练,几乎没力气说话。我甚至没勇气再听下去。拨开云雾,看见得却是更深的朦胧。

“当然,那几个人是我杀的,不过我想让你知道,她们只是幻影而已。包括你。”

Reply
(接上)
5/25/2013

“理想毕竟只是理想,而所谓倒影里的学院,这全要怪到另一个你。这里的全部,只是你的内心所承受不住的黑暗面所释放的幻影。所以说,这个世界是以你为中心的,而与现实相反的,属于你的学院。你明白吗。”

我猛然意识到,我完全没有从前的经验。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?从我记忆的开始,便是这座小楼,这所学院,每天重复一样的麻木舞蹈。而我应该从很早便认识了唐秀,我完全没有对她更多的记忆,我甚至没有过去,没有更早的时间。
如此,我只是个幻影罢了。
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为什么幻影甚至有了自己独立的思维,我不是应该属于真实的我么。而更让我绝望的是我忽然意识到,我对唐秀不顾一切的爱,是来源于恨的。


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我挤出最后一丝力气问道。我多么希望这都不是真的,这只是教练对我的冒犯而做出的玩笑。
“因为,我并不属于这里。”教练慢慢的说,那双茶色的眼睛就快把我融化了,一瞬间我仿佛忘记了一切。

忽然像是听到骨头转动的声音,教授的脸变得扭曲,真的就融化掉了。我惊讶的挣扎着后退,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慢慢的,像是卸下一张面具般,勾勒着另一张干净的面庞。

我忽然眩晕起来,这张我熟悉但很陌生的脸。

是罗杰。

Reply
Part9
5/25/2013

他向我伸手,把我拽了起来。他的手烫得我一缩,甚至清楚的感觉到皮肤下面奔腾流动的血液。我忽然自嘲的想到,那正是我所没有的东西。
我没有躯体,没有过去和未来,我只是一个在一定时间里循环的幻影。而荒唐的是一个影子竟然有了思想。
“我想你已经猜到了,真实的唐秀和你…确实是水火不容的仇敌。她嫉妒你的一切,并且用尽一切办法折磨你并且不被外人发现。而你天生的善良和内心无处发泄的仇恨导致触动了古老的传说,天鹅湖的传说。”
“真正的你已经昏迷不醒,而在这里,你竟然深爱着唐秀…这样颠倒的世界,我从未想过你会为了唐秀而难过,我…只是想保护你。”


尽管他这样说了,奇怪的是,我仍然想念唐秀。这是一种微妙的感觉,我知道我并不是罗杰所说的那个我。也许只是一个精神中的分支,但绝不是那个憎恨唐秀的我。
“那么,你进入到我的幻觉中来了?”
“不,这里的一切都是倒影,但却是真实的。以湖相连,这里是一个古老的传说”罗杰笑笑 “一个真实的传说。”

Reply
(接上)
5/25/2013

“你是来唤醒我的?”我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方法来到这里,也许这真么很不容易。但我也十分肯定,他的目的一定不简单。
“唤醒真正的你。”
也对,我只是“我”的替代品罢了,甚至本应纯洁的传说也被我扭曲着,我的天鹅湖,竟然是一群不洁的黑天鹅。
“那么我会消失吗?”

“…抱歉,我不知道。”

我笑了,本身不存在的我,谈何消失。

大脑开始眩晕起来,眼前一花,熟悉的黑暗铺天盖地而来。我一个趔趄,罗杰赶忙过来扶住我。这就结束了呢,我倒在罗杰身上想。
想到当“我”醒来的时候,便是对于唐秀的仇恨和敌对,心脏撕裂般的痛起来。在这里我和罗杰对唐秀一切奋不顾身的感情,也许也正是真正的我内心深处所希望的。
我使劲睁开眼睛,却什么也看不见,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罗杰就在我旁边。

“罗杰…请你,对唐秀好一点…”

“最后一刻你还。。你明明知道的,我的心思…”罗杰紧张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,接下来我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眼前是一片明亮祥和的景色。十八世纪古老的欧式建筑物,自湖心而立。水平面上几只雪白的天鹅,骄傲的嬉戏着。风吹过水面微微荡漾着,与倒影交相辉映,好像就要融合起来。
天空越来越亮,到后来甚至分不清那只天鹅是倒影,哪只又是真实的。刺眼的白光占据了全部视线。
也许,是我要醒来了吧。
就这么失去了意识。
<<完>>

Reply



Leave a Reply.